酒店炒房亏本是海南房价神话魔咒

长沙长信大酒店

  海南岛房价上涨之势尚未完全平息,三亚高端酒店价格似乎也“不甘落后”,春节期间涨价幅度之疯狂令人咋舌。记者近日在三亚亚龙湾、三亚湾、大东海等区域的多家酒店采访时发现,“高房价”却面临着“低入住”的尴尬。(2月18日《都市快报》) 

  三亚春节酒店炒房市象用“疯狂”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分。春节期间,亚龙湾每晚均价过万元酒店比比皆是,大多数酒店房价比平时涨了3至5倍。某皇冠假日酒店最便宜客房每晚5000元,最贵套房每晚1.7万元,而平时这两种客房价格分别为1000多元和3000多元,涨幅在4倍左右。某度假酒店2月12日价格2400元的雅致房,2月15日涨至7650元,9000元的蜜月套房涨至49800元;另一家度假酒店平均房价达1.3万元,平时每晚3740元的顶级海景套房,春节期间价格30300元,上涨7倍;某酒店华海居和金茂居分别达到每晚6.8万元和8.8万元。在高端酒店比较集中的三亚湾和大东海,酒店房价也在飙升,大东海一些四星级酒店的普通房也由原每晚四五百元涨至两千多元。某海景酒店工作人员坦言:“我们这种四星级酒店都涨到那么高,我也觉得很离谱。”呜呼!连内部人都如是感言了,我如今委实“只有而已而已(鲁迅语)”。 

  有人说,而今乃疯狂迷乱年代,再相信传统经济学理论中的经典规律已属“出土文物”。换言之,现如今,商品价格早已不是由真实供求来决定,而是由赌徒胆量投机心理炒作预期来决定。然而,我要说的是,原本“理论是灰色的”,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商人投机客可以不理会价值规律、供求规律、竞争规律之三昧,消费者一样可以不信赌徒们“玩的就是心跳”“人无横财不发”的歪理邪门。 

  疯狂炒作狂热投机可以扭曲消费心理助长赌博心理,却改变不了真实消费需求和现实消费能力。事实亦然,三亚酒店炒房带来的是三重苦果:一是逼走了潜在需求。一位酒店客户服务协调员直言不讳,很多游客都觉得三亚酒店价格太高,“有不少人改变了春节来三亚度假的计划,宁愿选择新马泰的出国游。”其坦言:“一家三口在亚龙湾的酒店住两晚,至少要花2万元。我也认为这种价格不合理。”二是消费者不买帐。部分游客为应对酒店高房价,在海边搭建起帐篷。坐落在三亚的一家酒店也与露营公司合作推出帐篷客房。三是自食其果。春节期间三亚住房率并不高,相比往年春节还有所下降,并未出现“一房难求”的情况,部分入住率不足五成。在酒店价格上涨、住房率不高的尴尬中,受打击最大的是“包房”的旅行社和个人。由于价格过高难出手,很多在亚龙湾一些高档酒店“包房”的旅行社春节期间都在低价“甩房”。一位炒房者透露,她去年12月中旬从亚龙湾一家度假酒店以8000元价格包了几间客房一直未能出手,16日以3000元价格匆忙甩出两间,“今年在三亚‘包房’的人大部分都亏本了。” 

  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,酒店和“包房”的旅行社对三亚春节市场预期过高,盲目抬高价格,背离了消费者的真实需求和消费能力,超出了大部分消费者承受能力,高房价吓跑了不少游客,其中放弃春节来三亚度假计划有之,改变计划选择新马泰境外游有之,被逼海边搭建起帐篷过夜有之……可见,三亚春节期间出现酒店价格攀升住房率下降炒房亏本的黑色幽默,正是市场消费规律作用的必然结果。 

  对三亚春节期间酒店炒房乱象,老百姓可以隔岸观火,负有“看门狗”职责的相关部门却不能作为缺位。海南省委党校研究员夏鲁平说,酒店涨价虽然是市场行为,但政府要有一定的作为,不能对盲目涨价听之任之。“那等于是一种纵容和默许。”三亚假期国际旅行社董事长王东庆建议,政府应该介入和引导酒店行业健康发展,在春节期间提供指导性的酒店价格意见供市场参考。同时,根据市场情况对酒店行业进行有序管理,对炒房和哄抬房价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。我期待相关部门的回应和作为。 

  古希腊悲剧作家欧底庇德斯说过,“神欲使之灭亡,必先使之疯狂。”如果说三亚春节酒店炒房亏本现实已然部分应验这一魔咒,我则要善意提醒海南正在极度高烧的房价,三亚春节酒店炒房亏本正是海南房价神话的下一个魔咒!

友情链接

 湖南佳程酒店 湖南同天大酒店(长沙) 长沙天龙大酒店 长沙诺亚方舟大酒店 长沙君逸山水大酒店 长沙同升湖通程山庄酒店 chinahotel

长沙湘泉大酒店 南方明珠国际大酒店 长沙君逸康年大酒店 长沙五华酒店 金源大酒店 长沙时代帝景大酒店

Copyright 2004-2012旭海科技 China Hotels 中国酒店旅游网 中国酒店预订网 网站 预订
长沙酒店预订 湖南酒店旅游网 湖南酒店预订网 住宿 预定